行路

Sherry S……这是真名
当然啦,也可以叫我行路
希望能在写作和翻译的领域上有一番作为的女权主义者

只有在看书和孤寂的时候才能剥掉轻薄的皮儿啊
什么时候能变得成熟一点呢

爬墙的时候看到的好东西

“盯着你的不是天使,是恶魔哦。”
“所以努力一点跑到天堂去吧。”










想把这张照片洗出来贴在宿舍墙上(捂脸)

好心凉啊
明明是小圈子京五
但是还是会被蹭一蹭
而且质量不咋地

一些想说的话(占tag致歉)

I Am Sherry,the writer of the history.
好了正经一点
这里行路,不是始作俑者但是是《The Way I Am》的作者
没错,《The Way I Am》就是反击最近的私生现象的
原谅这个回击可能不那么完美但确实是目前我能做到的最好的回击
在《The Way I Am》还有School Of Seven Bells的《Windstorm》的歌词翻译
这个是我和我的朋友Daisy合作完成的作品,如果有瑕疵,还请多多见谅
(禁止商用,转载至音乐软件等)
接下来的三年,Shadows就要先暂时停更了,但是等我结束高中学业之后我还是会回来给它一个结局的

就是这样

The Way I Am

#本篇为独立短篇
#勿上升真人
#只加京五tag因为怕被打
###强烈推荐各家私生食用
———————
“回去吧,你不应该留在这里。”易烊千玺背后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易烊千玺没有回头,整了整耳返:“化妆间非工作人员是不能进入的,请回吧。”
没有回答。
易烊千玺把右手放在皮椅的椅背上,吐出一口长气,咬着牙,转过身。
没有一个人。
易烊千玺正要坐下,化妆间的门就突然被推开了:“我的玺玺玺,今天你四哥要在医学院考试,来不了了。你得出一个节目替他。”
“大哥,你进房间又不敲门。”易烊千玺露出了梨涡,搬了一把椅子给大张伟。
“体谅一下,老人家记性不好。”大张伟抓了抓额前的那撮绿毛,坐下了。
“大哥,你还是老人家。不就三十出头吗,还年轻着呢。大哥,白哥要考什么啊?”易烊千玺对着镜子,扯扯袖口,又拍了拍裤子,从镜子里看着大张伟。
“好像是精神科的研究生?他们高材生的世界我可不懂。千玺,你快点想一个节目吧,这样演出之前还能再排练一遍。”
“就School of Seven Bells的《Windstorm》吧,难度不大,应该不会出差错。”千玺又笑了笑。这首歌是白敬亭在组合刚刚建立的时候唱的第一首歌,一直以来,白敬亭都对易烊千玺非常照顾,即使是在他最艰难的时候。
易烊千玺想借此来谢谢白敬亭。
“那你先准备准备,我要先上场排练了。”大张伟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开门出去了。一拉上门,大张伟就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承受了太多他不该承受的东西。
易烊千玺喝了口水,把手机打开,调开《Windstorm》的外放,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歌词他早就记好了,只需要把旋律再熟悉一下就行。
“不管你在TFboys还是在京城五少都只是个讨厌鬼,退出娱乐圈吧。”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女声出现在易烊千玺背后。
易烊千玺睁开眼睛,镜子里依旧没有任何人。
自己这是怎么了。易烊千玺拿起手机,看到手机上有一条自己的前队友发来的信息。
工作结束后出来聚一下吗,我们俩都在。
易烊千玺想也没想就给他回复了。
去。
当然要去了,当初自己退出组合的时候本来就不是因为合约到期或者和队友闹不愉快,大家都还是很好的朋友。
耳返里传来导演的声音:“千玺,你马上要上场排练了,准备一下。”
“好,我马上就来。”

正式表演。
场上一片漆黑,只有这次演唱会的主题“The Way I Am”的灯牌散发着耀眼的白色光芒。《Windstorm》的前奏响起,一束白光突然打在灯牌上方,照亮了身着蓝白色条纹礼服的千玺。
强光突然晃在眼睛上,面前的世界突然坠入了黑暗。
但是易烊千玺已经习惯了。
凭着肉体记忆,易烊千玺完成了走位,伴着不知听过了几遍的伴奏,微笑着吟唱起来:
“Windmills cut through穿过风车
The void dividing the imagined and true空白将幻想与现实分离
The eyes neglect to see what the heart pursues眼前所见淡忘了心之所向
But my heart finds a dream in these unseen hues但我在那些目不可及的色彩里找到了一个乌托邦
In the untouchable无法触及
That's not to say不可言说
That I don't feel the limitations and the在梦里没有那些条条框框
Drop from the expectation亦无需压抑美梦的锋芒
It's not naive不是万物所生
But the heart of creation却是心之所向
It's the only这是独一无二
Thing proven true to me为我所证实的真相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短暂性的失明过去后,易烊千玺看了看底下粉丝的应援灯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色。
是白哥的应援色啊。
白哥被这么多人喜欢,真好。
易烊千玺转过身,藏住自己忍不住露出来的梨涡,边唱边从灯牌上走下来,结束了附加节目的表演。
灯光快速扫过舞台,背景音乐也迅速切换,易烊千玺的气场也瞬间不一样了。
果然,只要一跳舞,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易烊千玺,就是此刻在舞台上的王。
可是,也只是在跳舞的时候了。
摘下耳返,从通道中迅速离开,这是易烊千玺表演结束后最要紧的事。
不能影响到三个哥哥接下来的表演。
“易烊千玺退出娱乐圈吧!”
“你给我离小白远一点!”
通道附近,几个女生大声嚷着。
果然。
不需要低头,但是易烊千玺还是加快了脚步。
千万不要影响到哥哥们的表演啊。

化妆间。
将耳返和喉麦交给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易烊千玺就赶去赴约了。
不能等到结束再走,不然那时要是有私生跟过来就不好办了。
才走出几步,易烊千玺又回头看了一眼。
刚刚那个工作人员,看着挺眼熟的。
有点像白哥。
怎么可能,易烊千玺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知道那场考试对白敬亭来说非常重要,白敬亭是不可能来做这种无聊透顶的事情的。
算了算了,快点去见小凯和源儿吧。

“小凯,源儿。”易烊千玺拉开椅子,没多客套,直接坐了下去。
“千玺啊,今天这么早?不是有演唱会吗?”王俊凯笑着,给千玺斟了一杯茶。大家都是偶像,单独一个人在外面喝酒不太好,所以王俊凯才特意选的茶庄。
“嗯,今天第一个上场的,结束了就直接过来了。”
“嗯……千玺。你身边还有私生吗,要不要我们帮忙?”王源这样问着,把手机转了过来,放在易烊千玺面前。
照片里几个长相不同的女性频繁出现在易烊千玺的宾馆或者活动场所附近,但是面孔都很模糊,看不清。
易烊千玺咬咬嘴唇,把手机还给王源:“没关系,我自己可以处理。”
王源接过手机,划看着照片。
当初……
组合解散的时候就是因为有一个千玺的私生猖狂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跟酒店跟机场跟片场,结果在一场吊威亚的戏里终于出大事了。
千玺摔了一个重度脑震荡,再加上手臂骨折,脚踝扭伤,导致公司已经排好的行程不可能实现。最后千玺方和公司协商,付给公司全额违约金后和平解约了。
“对不起,千玺。”王源放下手机,十指交叉,望着就在对面慢慢品茶的千玺。
抱歉我什么都帮不了你。
“说什么呢,又不是你们……"千玺把茶盅拿离嘴边,抬眼看见的却是一个女人代替了王源,坐在他的对面,脸上的微笑像是小凯的职业性微笑。
甚至,那对小虎牙,也一模一样。
“离开他们吧,离开他们,不然下次,可能就,永远见不到了哦。”女人脸上还带着笑,她伸出手指,径直穿过茶盅,碰到了千玺的脸,“孩子,乖孩子,离他们远点。记住,啊。”
茶盅从千玺手里掉落,茶水漫了一桌子,王源又回到了面前。可是千玺一下子愣住了。
那个女人,就是那个疯狂的私生。
“千玺?千玺?”王俊凯把手在易烊千玺的眼前晃了晃。
“啊。那个,小凯,我还有事,先走了。抱歉,源儿。”千玺跌跌撞撞地走出包间,临走时还轻轻带了下门。
那扇檀木门在要关上时停住了。
王源低头看着被茶水彻底浸湿的手机,想着这个手机估计要彻底坏了。
手机坏了可以换。
可是心,不行。
“千玺,千玺,对不起……”王源低着头,泪水滚落下来,滴在手机上,混入了褐色的茶水。
又一次,无能为力。
“我们,还有机会的,还可以再试。”王俊凯失落地望着那扇未完全关上的檀木门。
门还开着。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易烊千玺没有叫车,气喘吁吁地跑回了宾馆。
那个声音还是死死地缠住他不放。
“离开他们……退出娱乐圈……你只是个累赘……一个讨厌鬼……”
“不要,不要……走吧,求求你……”易烊千玺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恳求那个声音停下来。
他不想离开他的两个好友,也不想脱离京城五少。
也不希望自己身边总有几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跟着。
这本应该就是顺从他自己意愿的一件普通小事。
易烊千玺刷开房间的门,推开房门,所看到的景象让那个声音变得不重要了。
那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还是带着小凯的职业性微笑,对千玺说:
“你回家了啊。”
房间到处都贴着“易烊千玺退出娱乐圈”,“易烊千玺离王俊凯远一点”的横幅。天花板上还用红色油漆刷了几个大字:
I love you
“不要,不要,不要……”易烊千玺后退着,但是那个女人的笑容和那些私生的话语都像潮水一样,一点一点地向他逼近。
可那真正的易烊千玺就像是一块小小的礁石,在风与浪中,艰难地存在着。
易烊千玺用力甩上门,发了疯一样往餐厅跑,好像这样就能把那些甩在身后一样。
可是那些话好像更清晰了。
“我爱你。”
“不许你碰他!”
“滚出京城五少吧!
“TFboys解散!”
走开,走开,全都走开!
我不要再去承受这些了……
易烊千玺抓起一把西餐刀,刺向自己的左手手腕。
“小白,快一点!出差错了!”大张伟从易烊千玺身后赶来,夺走了那把刀。
是大哥啊……
怎么突然,好困啊……

医院。
白敬亭穿着白大褂,拉开病房的门。
房间里是穿着蓝白色条纹病患服的易烊千玺。
“小白,千玺怎么样了?”大张伟看见白敬亭出来了,马上围了上去。
“生命体征正常,催眠针的药效还没过去。第五次尝试治疗失败。场景恢复治疗法无效。1128床的幻听和幻觉病症更为恶劣了,甚至产生了自残的意识。建议下次对1128床进行保守的谈话疗法。”白敬亭拿着病历本,递给大张伟一张清单。
大张伟没有接。
“1128床1128床,你还这么叫他!他是千玺啊!你到底在躲什么啊!白敬亭,你还要骗自己多久!”大张伟红着眼睛,对白敬亭怒吼着。
“是我在治疗他!你知道他的病情如果继续恶化会变成什么样吗!再继续这样下去他可能就不只是害怕私生了,他可能抵触所有人,所有人!你让我怎么看到千玺变成这个样子啊!”白敬亭咬着牙,恨恨地看着大张伟。
两个人互相看着,继而又不约而同望向在床上熟睡了的千玺。
那一天,也是一场演唱会,易烊千玺也是第一个上场的,在所有节目结束之后,易烊千玺消失了。最后是大张伟找到的他,那时他正对着某个看不见的人哭泣着。大张伟把易烊千玺送到医院后,才知道易烊千玺是因为私生对他造成的精神影响导致了他产生了严重的幻觉和幻听。
在那之后,精神科硕士的白敬亭就一直作为易烊千玺的队友兼治疗医师跟着易烊千玺。
他们试了很多治疗方法,可是都没有用。
私生对易烊千玺的影响,要被抹去,基本是件不可能的事。
尤其是在千玺看到的幻象都成为真实之后。

在易烊千玺病房外面的铁椅子上靠着睡着的白敬亭被歌声吵醒了。
歌声是从千玺的病房里传出来的。
白敬亭轻轻走到千玺的病房门口,看见千玺趴在窗台上。他的嘴里轻轻唱着:
“Time past has thrown时光洗尽铅华
Shadows over my shoulder that as ghosts owned肩上鬼魅般的阴影也随之逝去
Movement of my desires lost like a stone希望的乐章终究无法摧毁
Cast as a wish into a well with no sound将希望掷向许愿池里,不惊起一丝波澜
No answer at the end石沉大海,再无回音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白敬亭知道。
这是易烊千玺总也忘不掉的《Windstorm》。
无所顾虑,自由自在,不被私生所困扰。
这才是易烊千玺真正应该有的样子。

SchoolOf Seven Bells《Windstorm》翻译

英文创作:Benjamin Curtis/Alejandra Deheza /Claudia Deheza翻译:行路/Daisy 修改:行路 技术支持:Daisy
Windmills cut through穿过风车
The void dividing the imagined and true空白将幻想与现实分离
The eyes neglect to see what the heart pursues眼前所见淡忘了心之所向
But my heart finds a dream in these unseen hues但我在那些目不可及的色彩里找到了一个乌托邦
In the untouchable无法触及
That's not to say不可言说
That I don't feel the limitations and the在梦里没有那些条条框框
Drop from the expectation亦无需压抑美梦的锋芒
It's not naive不是万物所生
But the heart of creation却是心之所向
It's the only这是独一无二
Thing proven true to me为我所证实的真相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Time past has thrown时光洗尽铅华
Shadows over my shoulder that as ghosts owned肩上鬼魅般的阴影也随之逝去
Movement of my desires lost like a stone希望的乐章终究无法摧毁
Cast as a wish into a well with no sound将希望掷向许愿池里,不惊起一丝波澜
No answer at the end石沉大海,再无回音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When the fire's burnin' from sky to ground当天火坠落到人间
Swing my weight around负重皆被涤荡
Begin the windstorm风暴就此来临

微调
衣衣真的美哭了
白哥的眼神我也喜欢
可以想到一些故事

我其实也挺好奇自己的灵气在这三年怎么还没被作践完
毕竟这三年读的所有书还没有小学时候一个月读的多
不过直线下滑的语文成绩应该可以说明一点问题
那在写完The Way I Am 之后除了诗歌和翻译高中三年我就不会再发什么了(也许还有一点修图)
高中三年,不能再浪费了








我会做到的
一定

调了这么多衣衣的照片
要是白哥拍硬照的时候要是有拍戏的时候的一半灵气就好了

哭死

重发一下吧
渣修
凑合看吧